道德經 大道章第五十三(大道之行) 

廖益達

這章是老子勸勉世人:凡學道者不可走入邪徑,認為世風日下皆是由於「有為」而造成的,故特別提出「大道甚夷」一句,來解開這不容易治的病結。

天下到底有沒有真正的快樂?答案是:有,只是世人不知如何捨取罷了,他們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做?應該依據什麼?避免什麼、保守什麼?遷就什麼、離棄什麼?喜愛什麼、厭恨什麼?人們的讚美是長命富貴和幸運,喜愛的是身體安適、飲食的合口、裝飾的美麗、色慾的滿足、音樂的悅耳,所厭恨的是窮困、卑賤、死亡和疾病,引以為苦的是身體不得安逸、口吃不到美味、身穿不著華服,眼看不到美色,耳聽不到悅耳。如果得不到這形體上的滿足,人們就開始憂愁起來。唉!這麼費心為形體著想,不是太愚蠢了嗎?富人勞苦身體、勤奮作事,積了不少錢財,自己卻不能完全使用,這是在苛虐自己的形體,貴人夜以繼日為自己的地位安危著想,這是在疏忽自己的形體啊!而世上的人,既有生命總離不了憂愁,年壽愈長憂慮也就愈久,若是這樣保存生命,未免太悲苦了。

一.       使我介然有知,行於大道,惟施是畏。使:假如。我:指在上位執政者。介然:確然。施:邪徑。 老子説:如果使我稍能明理有點妙智慧的話,我將行道於天下,只怕太多的崎嶇與誘惑使人走入邪徑。

二.       大道甚夷,而民好徑。夷:平坦的大路。徑:邪徑、小路。 因為無為的大道,原本是平平坦,隨宜隨順,順天應人,不有造作,奈何世俗之人,性迷情執,顛倒邪見,不走平坦之大道,反好崎嶇之小路,以致愈行愈歪邪,真所謂:「天堂有路人不走入,地獄無門闖進來」。

三.       朝甚除,田甚蕪,倉甚虛。可是一些執政者卻喜歡黑白舞、行邪路,結果弄得朝廷非常的混亂,賄賂歪哥,以致田地非常的荒蕪,倉庫非常的空虛(國庫空虛,無糧可儲)。

四.       服文采,帶私劍,厭飲食,貨財有餘。 加上執政者的貪污無能,偏要粉飾太平,只重視穿著奢華的服飾,裝帶飾用配劍來炫耀天下,喜好窮兵黷武,三餐追求豐盛浪費的飲食,更加地私聚財物,與民爭利,囊括為己有。

五.       是謂盜誇,非道也哉。 像這樣的執政者,簡直是強盜頭子,豈是行大道的君子呢?

  此篇以治國論,國之治外存亡決定於人心之振靡向背,而人心之振靡向背在於政治之隆污,教化之臧否、道德之醇澆、風俗之厚薄、民氣之消長...此均道之末,而道之本全繫於一心,一心正則道得而天下正,一心不正則道失天下不正,故孔子曰:「子教以正,孰教不正?」即是此種道理。以個人而言,人當對道有所體認,而不可求快而走入邪僻之徑,故心靈上最須常保清心寡慾,去除妄念。

 切記勿使道心耕耘的心田雜草叢生,使靈性之光暗淡,一味追求外在的美譽,身懷殺人不見血的利劍(惡口、兩舌、妄語、綺語),只重臭皮囊的加護,結果造業過多,勢得其反,此所修的是非「道」而是「盜」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和尚 的頭像
老和尚

台光講堂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