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愛如山,母愛似水

父愛如山,巍峨、高峻。母愛似水,清澈、溫柔。

父愛顯得較凝思,沉默。

這是一種深沉,一種風度,一種氣質!

不過這樣形容顯得很婆娑,

太陽不語是光輝,大山不語是巍峨,

藍天不語是高遠,大地不語是廣博。

父愛能匯百川,納千渠。

我們從零到十歲,再從十走到二十歲,

這份愛從未貶值。

當初的大手牽小手,牽著走過風雨,

淘氣的皺紋如今已爬上您的臉龐。

風吹葉落,曾經的大手滿佈老繭,

曾經的小手穿過歲月的船,飄蕩著,

為您拽下壓彎背脊的負累!

記得當初踏上求學北上的列車時,

母親拉著我的手,哽咽不語。

我瞭解母愛的綿延和柔情。

而父親只是站在角落,以固有的堅強支撐他的威嚴。

他就那樣的看著這列車,看著這個車窗,

看著我,然後微笑,微微揚起嘴角。

是一種自豪,還是一種說不出的苦澀。

然後他靜默,微微低下頭,緊握一下拳頭,再抬頭。

我看見父親眼裡的濕潤晶瑩的淚光,震顫著我的心弦。

父親見我望著他,轉過身去,用那雙手擦拭著淚水。

那飽含著思念的淚水,沖毀了他堅強的偉岸,

是他對我的思念匯成了一滴淚。

母愛似水,飽含溫柔女人如花,花開燦爛,

母親卻把似花的年華毫不吝奢的揮灑在我們的幼年,

呵護著我們的童年,教勵著我們的少年直到成年,

一顆心總是為我們提吊不停。

小小的繡花針縫出了母親眼角的魚尾紋,

深慈的眼,已遐想不出母親當年美麗。

每次回家,

我總是發現母親總是呆呆的望著我歸來的身影,

卻不深入且很短暫,不輕易讓人察覺。

如今我才依稀懂得,這是母親孤獨的一面。

如同曾經鳥巢的雛兒,面對藍天的嚮往,

終有一天展翅高飛,剩下空盪的搖籃,

緩緩的搖在母親的心裡,搖出滿懷寂寞,

搖出一汪潭水,深藏而不露。

夕陽遲暮,剩下一地的落黃,

勾畫出兒時一處深一處淺的記憶,

父親在左,母親在右,

兩隻大手牽著一雙小手,走在回眸間……

心純良意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