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應3

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

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

【解釋】所以天地有主管人間過惡的神明,依照人們所犯的輕重,來削減他們的壽命。

【分析】天有三官五帝、百神諸司﹔地有五嶽山神、四水之神及城隍爺、土地神﹔又有舉意司,專門主管人們起心動念的善惡,這些都是司過之神。天心是仁慈博愛的,希望世人在獨知之處能夠生起行善去 惡之念,因此才會有司過之神在暗中檢察人們的過失,衡量輕重以作為減除壽命的依據。所以說:「人間的私語,上天聽起來像響雷;暗室中所做的虧心事,在神明眼中就像閃電一樣明亮。」《詩經》提到:上帝一直都對著你,天天在鑒察著。有如十目所視、十手所指,諸神就在面前仔細傾聽著。明白這個道理,那麼在我們心 中獨知處,自然有鬼神監視,比公開宣布眾多罪狀時更嚴格,這就是須達到天人合一的道理。《華嚴經》說:人出生後就有兩位天人跟隨,一位叫同生,一位叫同名。這兩位天人經常見到人,人卻看不到天人。這兩位就是主管善惡的二部童子,人們每天廿四小時之中,凡是起心動念、言談舉止、待人接物,要常想到祂們跟隨 在身邊,不可以讓惡念持續不斷。若是偶然生起了惡念,也要立刻警覺,予以滅除。所以克己必須先從較難克制之處開始,一直窮究到念頭的生滅處;如果能夠這樣子去用功,那麼我們的業障瞬間就能清淨湛然,如同虛空一般。能夠這樣,那麼吉凶禍福、壽命長短的與奪之權,就可以操在我們自己的手中,天地鬼神都奈何不了 你,更何況是司過之神的奪算呢!

【故事】宋朝光孝安禪師,在禪定中看見兩位僧人在談話,起初有天神在旁護持,傾聽很久以後就散去了;不久,竟有惡鬼唾罵他們,而且掃除他們的足跡。這是因為兩位僧人最初是在談論佛法,接著卻談 論俗事,最後竟論起財利供養。談論世間俗事,尚且被鬼神討厭、責怪,更何況今人的身口意三業,有還不止如此的呢!他們受到鬼神的責備,又會是怎樣呢?想起來真是令人畏懼!

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

【解釋】壽算被減除之後,就會變得貧窮家破,經常遭遇憂愁災難。

【分析】從此句到算盡則死,都是實際說明減除壽算之事。因為不善之人那種欺騙掩飾的行為被神明察見,以至於減除壽算,所以貧窮家破、憂愁災難相繼到來。福善禍淫是天地造化的定理,人們若想趨吉 避凶,必定要改過遷善;其中最重要的,應當先調治本心,檢點自己的身口意三業,不可以讓它放逸,墮入邪惡的業網。應當互相勸誡,心口相互誨勉。從一日一時到一刻一念,乃至一剎那,都要保持簡默,自我克制心念、謹慎言語、調治身行。久久不令間斷,自然不因外境而影響心境,心地自然清淨,沒有任何欲念,這樣全 體都是善的,怎會到減除壽算而貧困家破的地步呢?

【故事】奉符縣令錢若愚,為人奸險固執,年輕時就補了官職,但所到任之處大都不能完成任期;晚年生活更為窘困,兒女相繼死亡,衣食因而不繼,於是向神明祈求。後來夢到神明告訴他說:「你因為做了太多惡業,壽命已經被奪盡了,你還要以貧窮家破為苦,而來求我嗎?」

人皆惡之。

【解釋】人人都厭惡他。

【分析】道教《玉樞經》說:「人若不修善業,上天必定斬他的神、攝他的魄,使他顛倒錯亂,被人厭惡、嫌棄、迫害。」現在怨恨別人欺負我的人,哪知這是上天已經奪除他的審察能力,使他在世上處處 都不如意。如今有幸明瞭事實,就應洗心革面,改惡向善。天心是仁慈寬厚的,不會誅滅已經悔過的人。從前的過失是可以彌補的,往後的善行是可以謀求的。不論是生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只要能改過遷善,成功則是一樣的,千萬不可以自暴自棄。造作惡事的人為何會令大家討厭呢?這是因為公道自在人心,也是因為人性本 善,良知是人人本具的。盼望大家都能夠推此一念,努力行善,就像是怕落於人後似的;見到不善,就像以手探入熱湯一樣可怕,如此就可以自我勉勵,修到純善無惡的境界。如果只是一味地討厭別人的過惡,卻不去除自己的過惡,這樣怎能不遭受他人的厭惡呢?

【故事】宋朝的秦檜,平生欺君誤國、殘 害忠良,百世以來,世人莫不厭惡他的奸詐;而岳飛則是精忠報國之人,後世無不景仰他的風範。杭州西湖邊的岳王祠前,有鐵鑄的秦檜和其妻王氏的像,跪在桌前,旁邊還掛著木製的手掌。遠近前來參拜的人,都欽佩地跪拜岳王,卻會拿起木掌批打秦檜夫婦的鐵像。

刑禍隨之。

【解釋】刑罰和災禍都隨之而來。

【分析】《華嚴經》說:「南閻浮提眾生,處在五濁惡世之中,不肯修十善,專造惡業,殺生、偷盜、邪淫、妄言、綺語、惡口、兩舌、貪、瞋、邪見。不孝父母、不敬三寶,更是互相忿恨爭鬥、毀謗污 辱、任情起見、非法謀求。由這些因緣感召刀兵、饑饉、疾病、死喪、人禍、天災,受種種惡報。」從此來說,一切惡報都是自己所招,並非他人所作。如果有人實際修習諸善卻得到了惡報,絕對沒有這種道理。

【故事】漢朝的梁統,乞請朝廷加重刑罰,朝廷不允許。後來夢到神明對他說:「雖然朝廷沒有聽從你的意見,但是陰府已經記錄了你的罪過。你現在想以刑罰來殘害世人,子孫怎能免除刑罰之災呢?獲 罪於天,祈禱也是無濟於事。」後來梁統的兒子都死於非命,到了梁冀,罪惡積得更深,因而導致滅族的慘境。

吉慶避之。

【解釋】吉祥與喜慶都避開他。

【分析】天道是不會偏私的,惟有善良的人才會獲得眷顧。人們若能去惡從善,恭慎自己、順應天理,心地自然會與天道契合,行為和福報會遇。如果與此相反,在陽世一定難逃刑罰,在陰間則會招致鬼神伏誅。壽算減除後,吉慶必然遠離,凶險則會到來,這是免除不了的。

【故事】從前有一位讀書人王生,天性奸詐邪惡,所做之事都違背天理。當他參加秋試時,因文章非常好,房師想推薦他名列前茅。等到填榜時,試卷忽然不見,填榜完畢後,才從房師袖中掉出來。房師大 悔,暗中和王生見面,答應以其他方法補償。不久房師轉調吏部,王生因捐納財貨而進入大學。到了再度赴考,房師正好在考選司任職,看到王生大為歡喜,就暗中交代挑選一個好缺,借著帝王為宣示恩德所頒佈的條例來揀選他。但當選期到時,房師卻因父喪而離職。過了三年,房師守孝完畢,再度被朝廷起用,仍在選司任 職。王生也以資深學員身分應選。房師特別為他揀選一個官職,萬金薪俸指日可待。經過沒幾天,王生卻因母親去世而回家守喪。房師很憐憫王生的命運坎坷,就推薦他到巡撫家當家教,三年可望領得千金。但還不到一個月,巡撫竟因舊案爆發而革職。王生一生屢有奇遇,卻都成了畫餅,內心憤憤不平而生病,躺在床上三年。 有一天,他突然覺悟地說:「這都是我積惡所造成的呀!」後來病情逐漸痊癒,因此終生行善。

惡星災之。

【解釋】惡煞凶星也會降災給他。

【分析】惡星是掌管人間災難的神。人生在世,每一天每一個節氣,都歸星光主管。造惡者心中常昏暗,身上黑氣上沖,以惡招惡,所以惡煞凶星降臨,自然招致災禍。善人本性光明,惡氣就會退散,惡煞 凶星避之不及,怎會降禍於他?惡是人們所自造的,凶星才會降下災禍。並非是凶星主動降災,而是人們自己招災;並不是凶星不好,而是自己不好。由此可知,人怎麼可以不心存畏懼來修持、省察,以挽回天心呢﹖

【故事】山東莒城的馬長史,仗著自己的聰明才智而放縱橫行,無惡不作。有一天,有一顆星掉落在他家,變成了一塊石頭。從此以後官司、牢獄、口舌是非、疾病等事不斷發生。過了一年多,馬長史就死 了,家人也全都離散,馬家的房子從此空蕩蕩的沒人居住。而這顆大石頭的周圍數尺都呈現微微的紫色,而且還有像字一般的紋形,到今天還存在呢!

算盡則死。

【解釋】壽算減完之後就會死去。

【分析】這是太上苦口婆心垂誡世人的話。眾生的惡習難以拔除,常會做一些不善之事,茫茫的業識就像膏火相煎。自身的福報一天天地減除,最後被奪除壽算而亡。死後還有未完的業債,神識墮入畜 生、餓鬼、地獄三惡道中受苦無窮。人身容易失去,定業哪能逃掉!希望諸位賢哲志士,一定要深信不疑,趁著現在一息尚存,還可懺除彌天罪業;如仍因循度日,百年光陰瞬間過去,死期一到,身上的地水火風四大分離的時候,懊悔也無濟於事。

【故事】《四十二章經》之中,佛陀問弟子說:「人命是在多久之間呢?」有一位弟子回答說:「在數日之間。」佛陀說:「你並不知『道』!」佛陀再問另外一位弟子,弟子回答:「在飯食之間。」佛陀 說:「你也不知『道』呀!」而後又再問一位弟子,弟子回答說:「在呼吸之間。」佛說:「很好!你知『道』了!」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

【解釋】還有三台星、北斗星的神君,經常都會在人們的頭上,記錄人們所犯的罪惡,而依照所犯過惡的輕重,來奪除他的壽命。

【分析】人的壽命,十二年為一紀,一百天叫一算。三台星神掌管人們的壽夭,北斗星君掌管人們的生死大事。又《業報因緣經》說:「七星之氣常聚結成一星在人頭上,離頭頂三寸。人若行善,頭上現出 光明;若為惡,光就暗淡。大善的人,光更明亮;大惡的人,光會消失。一般人看不到,而鬼神卻看得到。」

【故事】唐朝的婁師德,在高宗時期功勳很大,極受寵信。有一天早上起床後,忽然看見星官對他說:「你曾經誤殺了兩條人命,這個罪過會減壽十二年,你的星光就要消失了。」當天,婁師德隨即神識昏 沉,就告訴他人:「我一生行事謹慎,只因誤殺兩條命,現在就得提早十二年死亡。」過了沒多久,果然就去世了。

佛教藝術 香光莊嚴

 

 

    全站熱搜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