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人生滋味

【空靈】

 陣雨暫過,紛呈亮色的蒼空,依然彌散著灰灰濛濛,在高樓的陽臺上靜停,便覺空靈隱隱襲來,不勝靈活而難以捉摸。在空靈的世界裏,站成一尊空靈的生命。何其滋味,又何其耐人尋味。

 也許什麼都經歷過了,才能擁有這般滋味;

也許還有許多有待經歷,才會體悟這般滋味。

 空靈隱含著長長的韻律,優美地波動著,如微風拂動青黃相間的田野,

如飛鳥掠過緩慢皺動的漣漪。

 湖水至清至澈,掬一捧亮亮的,卻又從指尖滑落了,空靈酷似這一泓湖水;涼風至柔至和,探一把涼涼的,卻又從面頰逝去了,空靈亦酷似這一陣涼風。

 無法描繪此時的情景,無法表述此刻的心境。似乎什麼都有,又似乎什麼都沒有。或許,空靈就在這似有似無之間,神秘地遊動著,如一尾得大自在的紅鯉魚。

 冥冥之間,有多少妙不可言。有多少無以言傳。不是所有的生命都能找到這種感覺,不是所有的時刻都能進入這種境界。

 把心兒裝得滿滿的,不一定就是幸運!  

 【疏淡】

 做人還是疏淡些好。太密,易生累贅;太濃,易生膩味,都不如疏淡。

疏淡是錯落有致,疏淡是平常之心。

 疏淡是對生命的有序安排,也是對心理的有效調節。密得透不過氣,濃得化不開,都於生命無益,都於心理有損。稀疏些,沖淡些,生命就疏展了,

心理就疏展了。

 不是生命的每個季節都同現疏淡。疏淡是閱歷積累到一定程度的自然產物。疏淡是積累的擔煉;是閱歷的抽象,是智慧的昇華。有的生命癡名迷利,

一輩子都在追逐中迷失,當然也就不知疏淡為何滋味。

 疏淡也不是做作出來的,疏淡是沁在骨子裏,溶在血液裏的一種對生活的

態度。生活從不遷就生命,疏淡的生命卻能自如地駕馭生活,令生活俯首貼耳。

 心要常洗,情要長滌......  

 【柔韌】

 生存與發展,無時無刻不是激烈的競爭中進行。競爭而獲勝有許多因素,

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性格上的柔韌。柔韌者,十有八九能獲勝。

 柔韌類似於牛筋之類的什物,拉而不斷,折而不裂,嚼而不碎。韌就有了持續,柔就有了適應。持續而不適應,這持續久不了;適應而不持續,這適應沒意義。既柔且韌,這競爭的實力就顯示出來了。

 剛烈有剛烈的用處。剛烈是爆發性的,說來就來了,黔驢技窮,逗它爆發幾次,它就再也沒有招了。柔韌則不然,你看它一副悠然相,不知有多深的城府,多

足的底氣。柔生氣,韌生成,柔韌面前你不敢絲毫懈怠,它比剛烈難對付多了!

 柔韌其實也就是再堅持一下的積累。許多事情的勝負,都存在於再堅持一下的努力之中。柔韌是一種水性。水是柔和的,平靜的,卻也是固執的,長流不斷的。認准了一個方向,千里萬里,千曲萬折也要奔去。柔韌如水,競爭就得擁有一種水性,在相等的條件下,誰柔韌誰就穩擁勝券。  

 【沉穩】

 沉穩是性格成熟的重要標誌,是懸於生命之樹濃密綠蔭間一顆深藏不露

的肥碩之果。

 青澀的果子總是顯得那麼英姿煥發和急不可耐。沉穩不足,它有著圓熟的

外殼,更有沉甸甸的份量。

 有一份角逐中的不聲不響;有一份急迫中的不緊不慢;還有一份尷尬中的

不卑不亢。

 沉穩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沉穩是萬萬不能的。險渦飛旋之時,沉穩是篙,

助你入一泓清流。婁平和的微風將碎金子般的陽光灑向你的周身時,

你半枕濕漉漉的沉穩之篙,百感交集。

 亦有大獲其勝之時,沉穩使你無法狂喜,卻將勝之快感蕩漾於淺淺的笑渦。笑不在聲高,輕輕一抿就足夠了。輕拂一笑那勝之前的艱辛便都雲散煙消了。

 並非所有的選擇非此即彼;並非所有的結果非敗即勝。沉穩接受似此非彼,或者似彼非此的選擇,在選擇中彼此兼顧。沉穩從勝中透析著敗的因數,

是從敗中吸納著勝的希望。

 沉穩包藏著一顆真正的平常心。欲沉穩,宜先懷持一顆平常心。

 【仁厚】

 做人首當仁厚,一要仁愛,二要寬厚。

 全愛者,仁義之愛也。以子女的心對長輩,以父母的心對晚輩,

以兄弟姐妹的心對同輩,焉能不仁不愛?!

 寬厚者,寬容厚道也。寬容是以德報怨,厚道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既寬且厚,自然親切可掬。

 仁愛的核心在於情。寬厚的核心在於恕。

 天下薄情寡義之舉甚多,彌顯情之珍貴;世上刻薄挑剔之人甚眾,

彌顯恕之實用。

 按常理,有仁來就有愛往。然則卻常見仁來而無愛往,不仁報仁,不愛報愛者大有人在。此時你分應仁,分應愛,既為別人,也為自己。面對不仁不愛卻依然懷持仁愛之心,于人於己都無損有益。

 刻薄常常把人逼到忍無可忍的地步。忍無可忍卻終於忍了,使步入了仁厚之道。由此可見,刻薄常常成為培植仁厚的溫床。身邊多幾個刻薄的人並不是壞事,

它客觀上幫助了你,讓你修煉品性,使你博大寬廣。

 遇上薄情寡義之舉,便常以一憐了之;

 碰上刻薄挑剔之人,便常以一恕了之。

 仁者高夀,厚者怡心。仁厚的最終受益者是自己,最大的受益者也是自己。做人,還是仁厚點好。  

 【坦蕩】

 心地純潔、胸襟寬暢即坦蕩。

 坦蕩不是不生雜念,而是善於排解雜念;也不是一塵不染,而是勤于心靈

上的灑掃庭除。不斷地排除雜念,就能求得心地的清純;不斷地灑掃清除,

就能求得心地的潔淨。

 坦蕩不是從不計較,而是計較而後不計較;也不是生來就寬寬暢暢,而是日鑿月開,逐漸使胸襟遼闊寬廣的。說從不計較是假,不計較是本身的一種計較;

說生來寬暢不可能,寬暢都是在豐厚的閱歷中逐漸形成的。

 一般來說,見多識廣的生命易達坦蕩。見多了,就見怪不怪,能淡然而待;識廣了,就豁朗通達,能釋然而解。不至於在小胡同裏,慌慌張張地鑽來鑽去,

把生命弄的委委瑣瑣。

 坦蕩待人,誠明自現;坦蕩處事,仁厚在先。誠明最能打動人,

故友情叢生;仁厚最能辦好事,故青史留名。

 心地陰暗者,其生活一定陰暗;胸襟狹窄者,其生命一定狹窄。于他人

是一種折騰,於自己是一種折磨,很不可取。還是坦坦蕩蕩的做人處事好,

坦蕩也許不會給你帶來一時的蠅頭微利,長遠地看,卻能給你帶來大功大利。

文章摘自:人生指南—成功勵志網

http://www.rs66.com/a/1/86/tiwurenshengziwei_96172.html

文章引自:http://blog.xuite.net/ct0118b/twblog/199436699

 

 

 

 

 

 

    全站熱搜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