祇樹給孤獨園1 公案補註說明(金剛經法會因由分第一)

 廖益達

「孤獨」是給孤獨長者,「園」是指「給孤獨」長者所布施的花園。現講釋迦牟尼佛當時時代背景的公案:就是說這個花園是「給孤獨」長者用黃金鋪地買來布施,做為佛陀講經說法的處所。

「給孤獨長者」是翻譯成中國話的稱呼,他的梵語叫「須達多」,簡單翻譯叫「好施」,好行布施或是樂施,他專門以布施為樂。那麼把他翻譯「給孤獨」又怎麼說呢?以此標明他好布施是有一個對象,就是世間上最苦的人,他先布施。「孤」者,幼兒而無父曰「孤」,意即在幼小孩童時代就沒有了父親,當了孤兒,這孩童太可憐、太苦了,他就要去救濟他。「獨」者,老而無子曰「獨」,這種人最苦,做事又做不動,吃飯也成問題,老年無依無靠,又沒有兒子養活他,對這種老者他要布施給他。因為他救濟這些「孤獨」的老幼,因此大家給他送了一個德號叫「給孤獨長者」。

「須達多」在舍衛國是一位大臣,也是一個富翁,他的錢多得不得了。因此他的兒子要娶媳婦,也要找個門當戶對的女兒家,媒婆就找了王舍城國家的一個大長者的女兒,那大長者叫「珊檀那」,「須達多」為了要替兒子娶媳婦,就跑到王舍城「珊檀那」家裏去,此去是為了兒子的婚姻而去的,因路途遙遠,晚上就夜宿在「珊檀那」家裏,睡到半夜,「珊檀那」的家人,全家人都起來打掃房屋,莊嚴這棟房屋,廚房也忙著準備豐盛的菜餚。「須達多」心在想,以為他們家人是為了女兒婚姻,邀請國王來參禮,因為我是舍衛國的大臣大富長者,特請國王來光榮光榮一番。「須達多」心裏想著就問他親家「珊檀那」,是不是請國王來參加婚禮。「珊檀那」回答說:不是,我是為了請佛,佛答應明天要來我家接受我的供養。這個「須達多」善根深厚,他一聽到「佛」字,渾身汗毛皆豎起來,若他沒有善根,聽見「佛」字汗毛也不會豎起來,再沒有善根的話,他聽見「佛」就會罵起來,由這一點證明他有大善根。

須達多問:「什麼叫佛?」珊檀那就向他講、向他解釋,他聽後很是感動,讚嘆說:「啊!佛的功德原來是那麼的大,大到無量無邊。」因此急問:「佛,現在在哪兒呢?」珊檀那答曰:「就在王舍城竹林精舍住」。再問曰:「我可以見他嗎?」答曰:「他是什麼人都可以見的」。

於是這個「給孤獨」長者不等佛來,便立刻動身先去見佛。一見到佛,佛馬上給他說法,他便證得了初果。這時他明白了佛理,大生歡喜,但他並不自私,他問佛說:「世尊啊!我是因為世尊慈悲而得到佛法利益,可是我們的國人,卻沒有聞到佛法,太可憐了,世尊可以不可以慈悲答應我到我們舍衛國去說法?」世尊說:「可以的,不過光是安排我這些弟子,你就得有個很大的講堂,還要有個大宿舍才行呀!因為常常跟隨我的有一千二百五十人,而且還有其他的比丘。」給孤獨答說:「這個容易,沒有問題,我自會安排,因為我是大官、又是大財主、我有的是錢」。

他答應了佛,就回到舍衛國,準備找個好地點做講堂,找來找去,認為祇陀太子的花園最為理想,用我們臺灣話來說就是這裏「真清幽」,太好了,他一心想要給佛造講堂,要買地,但他忘記了太子是不賣花園的,他把這世間人情事故給忘記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和尚 的頭像
老和尚

台光講堂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