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天道章第七十七(張弓章) 天道的微妙

廖益達

本章為老子的「天道論」,因為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以喻公平,以動物為例,凡生有銳利牙齒之獸,頭上便不必長角,凡有翅嵭之飛禽,就只須兩隻腳,財產多的人卻往往沒子祠,而人之力氣,足力、臂力均不如猛獸,卻能以萬能的手和靈敏的頭腦發明各種工具、武器,以補人之不足處,並與天地同列三才。以水為喻: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公平境界。

人之道不但為私、為已而損及大眾,所謂「財聚則民散,財散則民聚」的啟示,豈不深乎。

(1)             天之道,其猶張弓乎。

天道的作用,平直最為平等合中了,就好像人在拉弓射箭一樣,因天道持平,不偏不倚,如寒暑四時之運行,皆視造物之條件中節而發,當寒則寒,當暑則暑,雖極寒或極暑也不會超過萬物所耐之限度,周流準確,不遲、不迷是即天道持平之一,再如風與之調節,和陰陽之配合亦視萬物之生而發,當風則風,當雨則雨,同沾均被,不但無厚此薄彼之偏,亦不因好惡而各別施與,是以天道持平之二。

(2)             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之。

弦舉太高了就把它壓低,弦低了就把它升高,力道過多了,須留幾分,力道不夠了,當加幾分,然後才能中目標。喻修道要修得圓,要調整心性使之平直。

(3)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天之道既然以平等,合中為主旨,故減少有餘的,用來彌補不足的,使其各得其所,天地位,萬物育,各安其位,各遂其生。

人之道卻與天之道相反,往往是喜於錦上添花〈雪中送炭世間無〉,剝削不足的去供給有餘的。

天之道之損有餘而補不足,是道體居中應事,才四時節令協調進行,萬物因之才能生生不息。

人之道因與天之道相反,損不足以奉有餘,故才弱肉強食,階級懸殊,世界之不平與不靖也就因此而造成。

人之道損不足奉有餘,有若天秤之本來平等,但人有智慧不同,這已產生有餘和不足之分別,況復智者欺弄愚者,致將財貨掠為智者之私有,自是愚者愈貧,而智者愈富了(智者是善用心機的人)

(4)孰能以有餘奉天下,為有道者,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耶。

那麼到底有誰能善體天道,把有餘的來奉獻給天下不足之眾生呢?只有那得道、明道修道的人,才做得到啊,所以唯有那體道的聖人,作育萬物,參贊天地,卻不自認為自己有能力,成就萬物也不自佔居其功勞,他這樣的無私無欲,一切順應自然,不願表現自己的賢能才德,才能把有餘的,自自然然地奉獻給天下了。

天道之盈虛消息,盛衰生滅,無不循環不息,周行不殆,且復平等不二,能均衡和諧謂之得中和,方能「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小人反是,自限於天地之內,且囿於功利主義之中,自拘於人我思想之域,而不能超然卓立,而與宇宙精神合流。

全站熱搜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