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混成章第二十五(道之真面目)

廖益達

 本章旨在說明道之體和用,道體為「獨立而不改」,道用為「周行而不殆」,萬物只是順應自然罷了,正因為如此,道才能包舉天地,綜貫古今,而為萬物所推戴。

 天是自然運轉的嗎?地是自然靜止的嗎?是誰主宰它們的,是誰掌握那法則的,又是誰來日夜推動的呢?是由於機關的操縱,還是果真有自然的運行,佈雲是為了下雨,下雨是為了佈雲,那麼又是誰降施雲雨?是誰無事竟以此尋樂呢?風起自北方,它的行止忽東忽西,忽上忽下,是誰沒事搧動它這麼做的?

虛空造化自然工,大地山河體混融,性道原來總一同,萬物皆歸大道中。

 如果沒有至道,天就不能高大,地就不能廣博,日月也不能運行,萬物更無法壯大。

一、『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物」:指道,借物以形容,實非有塊然之物。「混成」:渾渾淪淪,無絲毫縫隙。

 「先天地生」:未有天地之前,即有此道。有一個混然而成的東西,在天地還沒有形成之前就已經存在了(就先有此道)。

二、『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

 「寂」:靜而無聲,聽之不聞。「寥」:為空虛,遠而無象,視之不見,廓大空闊,不見其始,不知其終。「獨立」:指宇宙之間有此一個,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其尊無對。「不改」:恒久不易,動靜有常,指道之為物,無生死,永不壞,不變易,常而不變。「周行而不殆」:「殆」為盡,停止之意:全句指道之功用無處不到,周流不滯,普遍流行到萬有而不困殆。蓋因道體運行,周流六虛,始終循環,無所不在,無往不道,無所不至,且永無懈怠,永不止息。

而此物的特性是無形、無體、無聲,冷冷清清,不顯其形無色可見,故之可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遠而無象,不見其始,不知其終,真是廓大極了。

此物的特性體是,無他物可與之相比,不變其常,不失其常,修久不改其常,亙古不改移,獨立無對,超然於萬物之上,而體常不變。又此物之用則周行於萬物之間,無處不有,無物不生,周流六虛,始終循環,無往不通,且永不懈怠,永不止息,天地萬物皆彼此物中生,故可以稱它為「天下母」。天地萬物,未嘗不由道生未嘗不由道立,萬物不得道之妙,生生不能無窮,化化不能無己,所以可以稱為天下萬物之母。

三、『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返』。

「字之」:特別勉強的命名,蓋道本無名,故不得已之方命名。「大」:至大無外,沒有範圍,無有邊際,廣大無窮。

「逝」:往、行,指道無所不在,遠而無所至極,永不消逝。

「 遠」:極,玄遠無窮,指在這個無象真空裏,就有了妙用無窮之功用。

「返」:即回到原來的地方,即所謂的歸根復命。

老子說這個東西,至妙至神,不知如何命其名,不得已勉強叫做「道」,而此「道」自古至今,無時不有,無所不在,彌滿六合,雖稱為「道」,亦不足以道盡其奧妙,故加一個「大」字來形容,合稱為「大道」。

此道因大而能化,不著形跡,周行無所不至,往而窮之無有盡處,故稱「逝」,也因其玄遠無窮,含真空妙有之理,無往而弗屆,週行無所不窮其極,故稱它為「遠」,又因其遠則不可聞、不可見,無聲無臭,非耳目之所能到,故其尚有歸根復命,尋回源頭的能力,稱之為「反」。

四、『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

「王」:指有道之君子,聖人也,以其能參贊天地,體道絕化,成為萬物之靈,故稱為王。

「道」乃萬物之根,言道大,不獨道大,天地也大,然則人身雖小,心量卻超乎天地之外,亦可以說其為大,故稱「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宇宙之中有四大,而我們也算是四大之一了。人之所以尊貴便在此,因人之心與性與神,本無限大,本之以修持,擴而充之,大而化之,便能達乎「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的境界。

五、『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法地」:地之德博厚,安靜以載物以養物,人能體此安靜之德,心無妄念,身不妄動意不妄思,事不妄為,氣不妄發,則得真靜博厚之妙,所以人能修此無為無欲之道,則眾生無不化矣。

「地法天」:天之德輕清,高明以覆物,動而無妄無滯,流行不息以生物,人能體此高明之德,修此大公無私之道,則能與天合其德,也可以為天下貞。

「天法道」:道者無形、無名、無聲、無臭,至虛、至靈、至妙、至善、至能,兼備萬德,天、地、人、物皆由道之所生,亦由道之所以,故人而能修此道,則能與道合而為一體,亙古常存。

 「道法自然」:自然者,純任無為也,不假思維,不假造作,人而能修道,但不出乎自然無為,不能算是究竟,怎能超氣入理,故知﹁道﹂以自然為歸,人能體自然之道,常無「自見不明,自是不彰」了。

結論:人欲成其大,該法地之博厚,無不載,法天之高明,無不覆蓋,法道之無不生成,法生而不有之自然,始能達化境始能與天、地、道合而為四大。

本章用各種方式說明「道」命名的來由及其體用,此與清靜經開宗明義之意義相同:「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明,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而本章論道體是「寂兮,寥兮」:靜寂無聲,空而無形,唯以心印心方可參悟。「獨立而不改」:天生萬物,有物有則。「周行而不殆」:從不中止,意味著不可須臾離道。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