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道章第三十﹝養氣章﹞

廖益達

古三皇之盛世,以道化民,以德教天下不有甲兵之用,不操機智之謀,君盡君之道,臣盡臣之道,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各盡其道,天下以道歸之,所以盛世太平,人民至治,上下無為,天下一道而已,天下一道,即天下一心也。

   本章強調若不以常德治天下,必致於用兵,而戰後的悽慘情景是可怕的,故老子反對戰爭,若是為保衛而戰,只是以擊退敵人為目的,戰勝了,還不能自矜自伐,更不可驕傲,當以和為貴。

一、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

   佐人主:輔助君主治理天下。

   不以兵強天下:決不敢恃武力橫行天下﹝窮兵黷武﹞。

   其事好還:說用兵之事,凡攻人之國者,人亦攻其國,殺戮攻伐必會循環相報。

   凡是用大道來輔助君王治理天下,每能體悟天理循環,無往不後,是不用兵力逞強於天下的,因為兵力服人,很容易引起報復,這樣的冤冤相報,永遠也沒有了結的時候。

兵為不祥之物,於不得已時雖不得不用,但在用時,卻不能存有兵強天下之心理,如商湯伐桀,和武王伐紂乃為弔民伐罪而用兵,謝安之於符堅,岳飛之於金兀朮,乃為救亡圖存而用兵,如此等等因不得已用兵者,可謂並沒有兵強天下的意思。

   千百年來碗裏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

   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世尊與琉璃王的故事。

二、師之所處荊棘生,大軍之後,必有凶年。

   荊棘:有刺之草木橫生。

   凶年:指瘟疫、飢荒、盜賊、妖孽遍行之壞年頭。

一場戰爭之後,凡曾被軍隊人馬踐踏過的地方,人死的死,逃的逃,黎民遭變,農事必廢,田疇荒蕪,荊棘自然雜生。

   就因為武力的蹂躪,上干天和,故必有凶歲﹝五穀疵癘,瘟疫四起,盜賊橫行﹞

三、善者果而已,不敢以取強,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驕,果而不得已。

善者果而已,不敢以取強:善用兵者,只求濟兵事有個結果就好,不取強,不敢                         以武力示強於天下。

   果而勿矜:乃是以謙卑用兵,雖致果亦不自恃其能,不敢矜驕自負。

果而勿伐:謂先人後兵,以遜讓用兵,雖然達到目的,獲得適可的功績,亦不可自伐其功,自稱其功能。

   果而勿驕:謂順天命而用兵,雖然達到目的,獲得適可的功績,亦不可自生驕詐,輕視敵人。

   果而不得已:謂雖達到目的,仍要思量自衛,是出於萬不得已。

   如商湯周武於不得已時而伐不道,在達到所期的善果後即適可而止,並未矜其能伐其功,驕其勢,故天下皆知其於不得已而用兵,並非以兵強天下。

四、是果而勿強,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果而勿強:謂雖決勝,而勿自以為強,須存在一種自懺自戒的心理,在用兵有了適可的成果之即當止住,不要再借兵力去稱強於天下。

   物壯則老:蓋兵之不可強,猶物之不可壯也,由少而壯,由壯而老,由老而死,乃物理之常,用兵亦後如是。人的生長是因為舊細胞代謝,製造新細胞,不斷的新陳代謝才長大的。若以驕矜貪詐之心,取強於天下,則勢極必反,太過必傷,勝者不能久立,即以物壯則老,理勢同然也。

   不道:不合於道之義:老子之道,主柔弱不主剛強。

   不道早已:已:作止、息、死亡解。

不合於道者,不能久也,以強兵黷武,是不合於道的事,因此有如﹝第二十三章同道自然﹞飄風驟雨一樣,很快就會消逝的。﹝希言自然,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

大道教人「守柔曰強」,這樣才可以長久不殆,若是以兵強天下,即是棄柔而用剛,剛則壯,這已離別了道旨,故曰:不道早已。

   用兵之道如此,養氣之道亦如此,我們若能守住用兵之戒心處以來修身,這也是大有補益的,然而最可嘆的是,大家均知道用武之後,土地沒人耕種,荊棘亂生,故必有荒年,以此悟之,人若不悟其常之道,不修正道,荊棘大於方寸地,此即身中之凶年。

   復命章第十六: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

   世上之萬物芸芸眾多,到最後還是各返歸真根本源流,回其太虛〈道〉之境,故稱歸根為「虛靜之妙,又為復命,回復其性命之本真,其意即萬物能夠有其後命之道,乃是因為世上含有一種常而不變之道,凡能識破這個常道者,便稱為明理,反之若不明此道,而一味妄思、妄想、妄作、妄行者,不僅在肉體上將遭到災禍,就是靈性亦將因之而沉淪的。」

生死呼吸一瞬間,色身是舍看得開,

   不悟不修本性昧,生死輪迴永徘徊。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