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這麼走發菩提心成無上道8 金剛經 依法出生分第八(三世諸佛之母)  

廖益達

世間人不明白緣起性空的道理,有人相信因果,因此拼命修有為法善法,寄望來生得福報,這是對善法及福報產生了執著,不明白一切法皆是緣起,緣起之法,必定是依靠眾緣和合,緣聚即生,緣散即滅,其中並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實質存在。詳本分。

 依般若法諸佛出  法有有為無為齣  出世妙法是正宗  生發無餘涅槃處

1‧世間上一切法是「有為法」,皆是從心生,心生一切法生,心滅一切法滅。同理萬法皆由心生,萬法又從心滅,心是心體,法是心相,心相有生滅,心之本體(佛性)則無生滅。

2‧依法者:依本分所述「無為法」,修諸波羅密行,則能具足清淨功德。出生者:一切「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從此經出(三世諸佛之母),故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雖有遲速,深淺之差別,但有阿羅漢,菩薩,佛之差別果位)出生。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

1‧佛陀問須菩提:你認為怎麼樣?如果有人拿了裝滿很多的世界,好比現在天文學家說的:銀河星系裡有很多的星球(三千大千世界),你想若以裝滿了這些許多世界(星球)的七寶(金,銀,琉璃,水晶,珊瑚,瑪瑙,珍珠)、去布施(財施)、(能捨,把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財富看得空,放得下)來幫助人,這樣的人福德多不多、大不大呀?

2‧大千者、普天之下、謂之小世界。一千小世界謂之小千。一千小千世界謂之中千。一千中千世界謂之大千。世界者、世間的方位界限也。

3‧須菩提回答說:「自然很多很大的,世尊。」

【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

1‧這是什麼緣故呢?這福德指的是「相」,是有相的布施,並不是福德性(本性、佛性),與我等本性(佛性)智慧的福德、全無關係,究竟是無福德性。你用有相的布施,得到有相的福報所以「多」(有計數),這是我師父就人世間福報的福德而言。為什麼?因為有數、所以多,如果是無數無量、那不是用「多」所能說的。福德性(本性、佛性)、滿宇宙無量寶藏都在你的佛性裏面。

2‧福報的本身無自性(無定性),只有一個時期而已,享受過了那段時期,以後也是空的。

3‧三千大千世界七寶持用布施,福德雖多,於佛性上一無利益。(物資救濟、那只是救肉體、無法救靈性、佛性)。(肉體、靈性都要救─先物資救濟他、再度他來求道、修道)。

4‧永嘉証道歌:住相布施,生天福,猶如仰箭射虛空,勢力盡箭還墜,招得來生不如意,幸得無為實相門,一超直入如來地。

5‧真正的福報是悟道、修道,是超脫了現實世界而得的大成就(超生了死),這個成就不是世間一切福報能夠辦得到的。

6‧壇經:念念無間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功德還須自性內見,不是布施供養之所求也,是以福德與功德別。

7‧福德不是功德,功德是積功累德、是功夫與時間慢慢一點一點的累積起來的。福德:人世間的福報、鴻福、是世間法。清福:出世間法。

【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

1‧佛陀又說:「倘若另外有一個人,他受持金剛經,並且只拿了一小段,或一卷半卷,或一章半章,甚至幾句經文,四句偈,為人解釋演說經的意思給別人聽(法施),這個人所得的福德,要比前面那個人用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去幫功別人的福德更多更大。」

2 ‧對金剛經瞭解、或對四句偈瞭解了、再勸導人家解脫了人家的煩惱(法施),這個人的福報比布施三千大千世界七寶的福報(財施)、還要來得大。

3‧ 你渡人來求道、得道、修道(渡人成全),你所渡的人、再渡人來求道、得道、修道(餘此類推),他們都修成佛了、你的功德大不大。(裡面包含了財施、法施、無畏施)。

4‧試問世上有那一個人能用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那麼多的財寶)去布施的,根本做不到,所以福德不大。例如:你只有拾萬元、叫你拾萬元全部布施、你能夠作到嗎?不可能的、你能布施一千元、或一萬元、就很不錯了(這時、你的心或許就感覺很痛苦了)。

5‧受持為他人說,佛之十法行:「書寫,供養,施他,諦聽,披讀,受持,開演,朗誦,思惟,修習」。

 6‧此經中之四句偈:善現啟請第三分:「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法身非相第二十六分:「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應化非真第三十二分:「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7‧佛陀是一位非常細心,非常慈悲的老師,他擔心我們的心量太小,容納不了大法,不肯相信,受持金剛經有這麼大的功德,所以舉出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相上最大的布施,再超過去這個相,只有回到本體「佛性」才是無量無邊大。其意思是怎麼樣子呢?就是說,在金剛經經文裏面,你如果用的是佛乘大法的方式,能夠「受持」(明白了金剛經的經義,有了信心接受,深刻的去體會到,而且憶念不忘,且能應用在日常生活中)。或者為他人說,使人修持且成佛作祖,是福德性,其福勝彼。所以佛陀下了一個結論:

【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

1‧佛又說:「這是什麼緣故呢?須菩提啊;是因為一切三世(過去、現在、未來)諸佛,及(成就的佛)成佛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都是從這個自性金剛經出來的),故云般若是「諸佛之母」。

2‧佛陀說明受持金剛經的福德是不可思議的,這對我們而言,是何等重要啊:我想沒有其他的言詞比「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來得更明白更貼切的說明金剛經的重要。

3‧佛經記載:悉達多太子經過六年苦修之後,到尼連禪河邊的菩提樹下禪坐,發誓不成正覺絕不起座,直到第七天,夜睹明星而證悟無上正等正覺,這個覺性與眾生的覺性無二無別,他説:「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原來成佛只是開悟,回歸這一念心本來的面目。由此可知我們的心,能夠成就一切萬法。

4‧古人説:「修行億萬劫,悟在剎那間」。一切佛及一切佛的最高究竟圓滿的法,都是從金剛(佛性)裡面空中妙有、如來藏裏面所延伸出來的。般若心經云: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為徹証此經也。

5‧佛陀只是告訴我們修行方向,照這個方向去修行,就會到達。

6‧一切佛及一切佛的最高究竟圓滿的法,都是從金剛經(佛性)裏面的空中妙有,如來藏裏面所延伸出來的。所以佛陀講了一句重要的法:須菩提,所謂所說出來的這一切佛法,都不是佛法的本體。(所謂佛法,即非佛法)。

 【須菩提,所謂佛法,即非佛法】。

1 ‧佛説:所以真正的佛法、即非佛法,如果你有一個佛法可求的觀念存在、你已經著相了,説好聽是著相、説不好聽是著魔了。

 2‧佛說:須菩提啊:所謂所說出來的這一切佛法,都不是佛法的本體(般若並非佛法,意思就是本來就沒有佛法,不過為要開悟眾生,取一個名子叫佛法而已;故云: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老子云:為化眾生強名曰道),那麼真正佛法的本體在那裏呢?真正佛法的本體,在你的佛性裏面,在法性裏面,而說出來的法都是方便導引。等於告訴眾生都有佛性。

 3‧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

4 ‧非法亦無心、無心亦無法,説是心法時、是法非心法,本來付有法、付了便無法。

 5‧佛陀兩次發問:第一次(如理實見第五分)問:「可以身相見如來不?」是問佛相。第二次(無得無說第七分)「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是問法相。兩次的結論:「凡是我們凡夫心中所有的佛相及法相,包括世上的一切一切,都是虛妄,虛幻的,都是人依五官的感覺,加上腦筋的作用所起的虛妄幻象,所以佛陀總結說:「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換句話說,這種佛及法的觀念都是虛妄,佛及法都是人定的假名。其意為,所謂的成佛者,非有一個實有的佛道可得,而是當智慧、福德倆俱足圓滿時,給這個人一個尊號叫「佛」。也沒有實有的法,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可得及可說」。不過給它一個名詞叫「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因此,成佛,說法,全是吾人腦中所生起的虛妄形相,人給它們不同的名稱,叫佛,叫法,所以說,是名「佛」、「法」。(老子曰:大道無名,強名曰道)。只有佛性是真的。所謂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都是從佛性(自性金剛經)這裡修出來的:三世諸佛之母。

 結論:

 佛陀說法先講小乘,大乘,菩薩乘,佛乘(無上法)他怎麼講呢?他先告訴你,用滿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寶布施多不多?福德多,小乘的觀念,因為有量,有數,有生滅(有漏法)。法布施比財布施更大之後,還不夠、(你要去尋找無漏法),為什麼?你須瞭解到你的本體也是最大的,你瞭解到佛性的根本,所謂「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從此經出」─諸佛之母,三世之佛都是從這裏修出來的,但是他最後又把你破掉,你想要去瞭解佛性的念頭還是要放下來,你原原本本就具足了,還有什麼是多的,所以到佛乘(成佛),是無有一法的萬法圓通。你修到了、阿羅漢、菩薩、佛的果位,你想去證實:有果位的證書嗎?

     接著進入一相無相第九分:有果位的證書嗎?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