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自然章第二十九﹝背天之意﹞

 廖益達

       本章中言「自然無為」的重要,不可固執己見,忘作忘為,若一味固執有為,必定顧此

失彼,不如「去甚、去奢、去泰」,要我們謹慎所作所為,此三者正是人生處世的法則,修身

的定律,本乎心,即能盡己之心,盡物之性達乎民胞物與,天下一家,萬物一體的境界。

一、將欲取天下而為之,吾見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為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將欲

取天下而為之﹞,老子說:若想要以有為的方法﹝方式﹞逞私造作,爭取天下來治理的話

,﹝吾見其不得已﹞,我老子認為一定無法達成目的。

神器:神聖貴重的東西,天下及屬最重要者,故稱天下神器,因為天下乃是一種貴重的

神器,既是神器,當有神主之,無有天命,必不可得,也不可以私智取而奪之,更不能以

力取為者必敗,且萬物各有其自然之性,凡矯揉造作,不順其性者必敗,亦不可執為己有

,或固執不通者,必然會再失去的。

二、故物,或行或隨,或歔(音膚)或吹(音催)或強或羸(音類)或載或隳(音擇)。

物:天下萬物。行:無行向前。隨:從於後者。

歔:同噓由鼻出氣,引申為噓氣使暖,表示怕冷的動作。

吹:吹氣使涼,為表示怕熱,使之速冷所作的動作。

羸:弱也。載:安據為己有。隳:翻覆之,而劫奪之。

故之天下萬物,皆有其自然之道,不可妄為而強執之也,倘若在前面而獨行其是,後面

必有人窺伺也,歔暖之就有人吹冷之,有力自視其強,必有人使之羸弱,滿載財貨據為己

有,必有人覆之更而劫奪之,有法有破,此皆勢之不能免者,因其有為,非自然之道,故

有此害也,有對待不如無欲無為,順自然之道,上不違天時下不逆於人事,神器之妙用,

可歸自然的。

三、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

甚:妄動、妄為,不循自然之道。奢:不務真誠,過費不節,迷失了本來面目。

泰:過分也,不安分謂之泰。

因此,一位體道的聖人,知世事不可有為,不可執,所以不過度強人,不以奢華勝人,不

以驕泰欺人,凡事都存著一種不過分的心思去處理,所以聖人能去此三者,是先修之於己以

治天下者也。

故事一:

老萊子的學生出外砍柴,遇見孔子,回來告訴老萊子說:我遇到一個人,上身長,下身短,

背有點駝,耳朵緊靠頭部,眼光高遠,一副想掌管天下的模樣,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老萊子說:這人定是孔丘,你去叫他來。

孔子一到,老萊子就對他說:丘阿,只要改變你的驕傲外貌,拋棄你的智慧,就可成為君子

了。

戰國時代,簾頗為趙國名將,出生入死,赴湯蹈火,得上將軍之美譽,而藺相如本其靈敏的

智慧,委婉的外交手段,而贏得完璧歸趙的美譽,升任宰相之位,初簾頗認為不公,故不服,

而常藉故侮辱,藺相如每每避之,人問其故,藺相如答以:泰國所怕者,正是趙國之文相與武

將的密切合作,今若自相殘殺,豈不為泰所乘,這消息傳至愛國的簾頗耳中,愧從中生,終於

「負荊請罪」而成為莫逆之交。

本章言有為不可太過,謂自然之道,即是天下之神器,因人性自然去行事,即是德治之義,

教人絕不能憑自己的主意有所作為,或有所執持,警告治理國家,若以強力作為,或暴力把

持,將自取滅亡,理想的政治,應順任自然,因勢利導,要革除一切過度的措施,去除所有

酷烈的政舉,如此始能有所成就。

聖人之有天下,並不是單靠勢力爭取來的,乃是因德之感召力自然歸順的,至於聖人之治天

下,並不是單靠法令為成的,乃是依己之性推人之性,以己之心及人之心,完全本於天理人性

之信條導成的,故無為方能無所不為,無治方能無所不治,此唯大聖哲才可以聆會其中之真意

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和尚 的頭像
老和尚

台光講堂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