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從道章第二十一 (道之本體)        廖益達

 道是無形無相,比喻真佛無形(佛像是人雕刻),真經無字(口傳心印,稱為無字真經),真性無體(人之肉體者四大假合之色身,有一天會毀滅的),真法無相(直指見性,佛曰:眼藏正法)。有道便有理,有理便有氣,理氣具而造化生,造化生而萬物有。

虛空造化自然工,大地山河體混融,č 性道原來總一同,萬物皆歸大道中。

本章係道德經的本體論,論宇宙的抽象真理:無形、無相、無觸摸,但它的實性在在於宇宙間任何人也不能否定的,不但是萬物生生本體和萬德之根元,而且是進入聖賢境界的總樞紐。

一.『孔德之容,惟道是從』。

「孔」:大也,空也,如太虛之容物一般。「惟」:獨獨。「惟道是從」:宇宙間廣大之德也是依從道而生。全句指一個大德之人,無不包容,涵容養中。大道之本體為虛為無,由無顯有,命之曰:「乾坤竅」,又稱「虛無竅」、「眾妙門」、「玄牝門」、「乾坤門」玄又玄,蓋大道本無形無容,散則為德,德則有空,故知道為德之體,德為道之用,道為德之母,德為道之子,一個秀外慧中,虛中著實,充滿聖德之人,其每一舉手投足,均是以「道」為依皈(準則),以道來自養其德。

二.『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恍惚」:此形容道體似有非有,似無非無,有而不有,乃是無中之妙,有無而不為,乃是無中之妙,故恍惚係指其微妙難測之形容詞。

「惚兮恍兮」:雖欲言其有而不見其形(真切形狀),不能辨認正體,難以捉摸之象。

「其中有象」:指道在不明不晦中,即產生了宇宙萬物,即所謂的無象之象,無極而太極,太極兩儀陰陽生化萬物。

「其中有物」:指道雖是恍恍惚惚,窈窈冥冥之中,而似有物焉。

「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博之不得」:可是在此中含虛靈之妙,那麼「道」又是怎樣的一種東西呢?它實在很難去形容,因其似有非有,似無非無,有而不有,乃是無中之妙有,無其不無,乃是無中之妙無,無而不無,乃是無中之妙有。恍恍惚惚,窈窈冥冥,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博之不得,然在隱約之中,宇宙萬物由此「道」而顯其象,由此「道」而顯其虛靈之妙,若有物存之於其中,又不見其形。

三.『杳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閱眾甫』。

 「杳兮冥兮」:幽暗深遠的。(杳台音苗。冥台音名。窈台音姚。)

「其中有精」:言道之為物,雖無一法一物,其無中之妙,則又窈兮、冥兮,似遠非遠,遠而若近,似近非近,近而若遠,窈冥之中有理有氣,既有元精寓於,虛靈莫測。

 「其精甚真」:在杳冥之內而至精存焉,無物以成。

「其中有信」:道體不但常存而不減,而且不達其時,不失其序,確然而有信,譬如:四時循環,而不見其更改,百物往復,而不見其變化(又一解:信為中央戊己土玄關竅也)。

「以閱眾甫」:「閱」:即觀,閱歷。「甫」有二解:1.對德業充實者的尊稱。               

2.萬物之始,今採第一說,意即論「道」之名,因常在不去,所以一切成聖成賢的人,均是依道的原則而行,才能有所成,又即是說此至中不易之道,是可以撿閱諸君子之人格,或眾聖賢之修績的。道其妙在於似遠非遠,遠而若近,似近非近,近而若遠,窈冥之中,有理有氣,有元精寓於中,不可見其有,而實全其有,而有其元精,在聖不增,在凡不減,益之不能益損之不能損,無毀滅,甚真之妙處,此精不但長存不減而已,而且不違其時,不失其序,確然有信,譬如四時循環,百物往復,皆不失其徵信。這個「道」自古至今,一直存在著,蓋因道本至真之極,不可得名,無名則正是其名,它是一切宇宙的本始,所以一切成聖成賢之人,均是依此道而行,才可以有所成就的,假如捨此別務,偏執空有二端,故知此至中不易之「道」是可以撿閱,君子之人格或眾聖賢之修績。

四.『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以此』。

我怎麼能曉得萬物本源的情況呢?一言以敝之,就是靠著這個道。對道的認識道之本體所在就是玄牝之門和生死門戶,萬德、萬善皆從此門戶中產生,而生死亦由此門戶決定。(道出自理天,賦於人身謂之性,那麼道、性、一、三者同一體,總稱為「一」,今天我們得一,才知一之道理,一即道,亦即性也,靈性從胎成形降於玄關竅,主宰肉身之造化,故性在人在,性去人亡。

結論:本章所說:出生萬德之樞紐曰「孔」者,這「孔」即是竅穴,有孔生出之德為孔德,此一孔雖是微乎其微,但卻藏有無盡造化功用,不但萬德從此生聖賢由此出,就是生死亦由此來決定。

人對此道之能否徹悟就是迷悟二界之分岐點,而此道體「孔」之所在,又是超凡入聖之途徑,故三教聖人以及自古以來之一切聖賢等,不但都實踐了道之正旨,不再為妄境所迷惑外,而且更澈悟了此生死之門戶載一不離,此理是千古不易,因此老子在本章上乃說憑此一孔便足以檢閱一切眾甫,而眾甫所以能夠成功的原因,亦全在實悟此道體之一點上,根據此理,過去既然如此,那麼未來一切聖賢,必然亦不會離開此軌路。這道雖然是一種恍惚窈冥的東西,但在這恍惚窈冥之中確有一個真實不妄的真理在,這在「有象」、「有物」、「有精」「、有信」,以及「其名不去」「以閱眾甫」之幾句話上已充份的表現出來了,如其中「有象」「有物」者,是說在這恍惚之中確有一個不受形詮的形象和不落跡相的東西,故由這「有象」與「有物」兩句話中,以足以把空而不空的道理表顯出來了,「其中有精」者示意這道是萬德之精華和萬有之元素,依此可以見出道的機能是絕對存在,而又是至聖至能的東西了,「其中有信」者是說這道的作用是非常守信而無差忒。「其名不去」者是說這道能長且久。「以閱眾甫」者是說這道是成就一切至人之必經軌路,除此別無他道可尋,今經這幾點之分別提示,足見這道是如何寶貴而不可思議了。

道以無為得其貴。天因為沒有作為,所以清澈,地因為沒有作為,所以安寧,天地無為的相合,才變化成了萬物,這些萬物,恍惚之中,不知從何而來,也沒有造形可求,只知它們是「無為」而生,所以說:「天地無心作,卻又沒有一樣東西不是它們所作」,那麼人們應如何倣效比例而「無為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和尚 的頭像
老和尚

台光講堂

老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